nuffnang_bid = "b8e081841224d4abbd5f04fc486f55a3";
  • 一点摘抄

    2008-08-20

    而红线则躬下身去,闭着眼睛,双手在淤泥中摸索——这些泥是这个雨季刚刚淤下来的,还没有变成土,所以细腻到几乎温柔,而且是暖洋洋的。有时候,她的指端遇上一股冷流,那就是淤泥下的一小股泉水。有时候她的指端遇上了一股温暖,那就是摸到了自己的脚趾。有时候手指遇上了蠕动中的黄鳝,因为现在天气暖,再加上是在软泥里,就很难把它捉住——这种东西滑得很。红线期待着手忽然伸到一个空腔里,这里有很多尖刺来刺她的手——这就是她要找的鱼窝。那里面有很多高原上的胡子鲇鱼,密密层层的挤在一起,发现有人把手伸进来,就一起去啄那只手——其实不啄还好些,这一啄就要把自己全部暴露。假如发现了这种鱼窝,红线就会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去,做好准备,再把它们一举捉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小波《青铜时代》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单纯的诅咒 2007-08-20